【核雕】历史渊源


 

核雕是中国工艺美术之林中的一朵奇葩,它以核桃、杏核、橄榄核等果核为原料,仅凭一柄刻刀,化腐朽为神奇,在毫厘之间雕镂出万千世界,以极致的精微,展现着“一砂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”的东方哲学与审美。这种神奇的技艺,令世界折服,被赞为“东方神技”。

核雕技艺历史上就有南北之分,苏州、上海、福建、广州、湖北等地称为“南工”;潍坊、廊坊、天津、西安等地称为“北工”。南北两派的核雕工艺并不存在优劣差异,只是在材料使用、加工工艺、表现形式和艺术效果上有所不同,一类精细入微,一类神韵豪放。北方更倾向于传统手工作坊式生产,精时琢磨,多能展示出作品浓厚的个人风格。

“冀作核雕”是廊坊市永清县传承和发扬核雕文化的结晶,京城独有的“百工千匠”的浓厚艺术氛围,对这里产生了巨大影响,至今,“燕京八绝”等宫廷绝技仍然得以在永清一带流传,并孕育出一代又一代技艺精湛的艺人匠师,以“秸杆扎刻”、核雕为代表的民间艺术更是惊艳于世界。众多从艺人员的努力使得核雕这一神技从昔日宫廷走入民间,从永清走向世界,并成长为中国微雕艺术中的一脉新流——冀作核雕。

冀作核雕用料丰富,除常见的橄榄核、扁桃核、核桃之外,还包括山桃核、樱桃核、杏核、松籽等材料,对竹木牙角、马蹄、玉石的雕琢,也无不游刃有余。冀作核雕,不但继承了京作雕刻雍容华贵的气度,又将燕赵豪迈之气融入其中,同时吸收了苏作核雕精细逼真的特色,形成了圆润大气的艺术风格,作品追求线条流畅、外形圆润、触感细腻,非常适合把玩。

中国微雕历史源远流长。远在殷商时期的甲骨文中,就出现微型雕刻。战国时的玺印小如累黍,印文却有朱白之分。而核雕技艺究竟源于何朝何代尚无明确的史书记载,最早的文字记载可见于宋朝中期,距今已一千多年的历史。明代初期核雕技艺达到高峰,上至达官贵人、皇亲国戚,下至平民百姓都对核雕大为钟情。一些上层人物把核雕手工作品视如珍宝,与玉器等串挂在一起,佩戴在身上,也有作为扇坠、佛珠的,曾风行一时。明熹宗朱由校本人不仅是核雕爱好者,而且也是个核雕创作者。

到了清代,核雕家更是能人辈出。鸦片战争后,大清帝国的政治、经济走向衰败,核雕艺人失去生存在土壤,生活难以为继,许多艺人纷纷离开京城,流落他乡。解放后,尤其是改革开放以后,随着人们对艺术品的兴趣增强,尤其对手串类工艺品的喜好,核雕在北京地区又逐渐兴起,象牙雕刻艺术家也拾起核雕技艺,并收徒传艺。

曾在北京象牙雕刻厂工作的杨思奇,是牙雕大师时金兰的徒弟,年轻时候跟随时金兰学习雕刻技艺,学到一手雕制小活的好手艺,深谙象牙、核雕、玉雕等技艺。后回到廊坊老家,组建了集体企业后刘武营雕刻厂,并且广收徒弟,采用集体教学方式向当地年轻人教授雕刻技艺。杨思奇还就地取材,把牙雕技术用于山核桃、橄榄核等材料,为家乡创出了一条致富之路。他收授徒弟许晓芳,许晓芳又传张习连、张习连传张永胜,逐渐成为北方核雕技艺的又一传承脉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