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success)

七.“怯音乐传承人张广泉家世

时间:2017-07-06 18:39 作者:whg_user01 次阅读 来源:海淀区文化馆

清朝末年,“怯音乐”的第七代传人张林是一位出色的鼓乐手。他有五个儿子(张广山、张广龙、张广海、张广泰、张广泉), 五兄弟都是民族管乐极其出众的乐手。

张氏家族,祖籍山东曹州府,明末清初逃荒到北京卖艺为生。由于笙、管、笛、箫、唢呐演奏得好。被召入宫内,作了宫廷鼓乐手。由于为人老诚实在,后来与宫内的旗人花匠毓氏联姻,从事鼓乐吹打行业,代代相传。传到张广泉这辈儿已经是第八代。张广泉从清末民初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,经历了三个时代。看尽了“怯音乐”的兴衰成败。

张广泉是张林的第五个儿子。幼年父亲去世,靠哥哥姐姐抚养。早年间,他曾经随哥哥做艺到过京西蓝靛厂火器营,传说那里是满族人聚居的地方,有文化,识文断字的多,有钱人也多,环境较好,活路也就好做些。十三岁那年他离开了哥哥,为了谋生,于是,他又去了蓝靛厂。无亲无故无处安身,只能到西顶庙里寻休,从此以做吹鼓手为生。当时,僧俗作度亡佛事早已成为一个行业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在老营房有一个大户人家办白事,吹奏时,认识了一位作度亡佛事的毓峰法师,法师看他吹得好,俩人有缘分,从此毓峰法师正式收他为弟子,教他佛事(吹、打、坐、念、唱),从此跟随师父走遍了北京郊区,吹奏技艺也越来越高。因为他的管子吹得好、佛事唱诵好、法器演奏得好,深受京西各个地方乡亲们的欢迎。

蓝靛厂火器营的名门望族、最有钱的大财主雷恒成家族有白事都要请他去吹奏佛乐。有一位老先生,人还健在,自己就给自己做了一场佛事(生祭),这样的事在民间不多见,就是因为他爱听张广泉的吹奏,听罢对自己的后事心里有底、踏实。蓝靛厂火器营是旗人居住的地方,旗人都识文断字,对音乐有很高的鉴赏能力,他们对张广泉的音乐演奏也无不赞赏。

幼年的张广泉冬天就住在寺庙大殿里,晚上睡在大殿条案上,寒冷难耐,正是这样的艰难,促使他暗下决心认真学习,长本事练绝活,提高技艺。旗人们赞叹张广泉作艺水平高,十分喜爱。那年冬天,偶然发现他睡在大殿,立即吩咐从人做一床被褥给张广泉送到庙里。由此,张广泉作艺的水平,更是远近艺闻名。见他吹得好,征得他的认可,为满足广场演奏的需要,增加管子吹奏的表现力,有人特意为他制作了一支大管,声音大,传得远,音色美,从此,大管音乐成了“怯音乐”最具代表性的特色。

他凭着手中的一支大管,养活了一家两代十数口人几十年。星移斗转,后辈睹物思人,见到那支大管,总是生出无限感慨。

张广泉先后有三个师父。教他诵经唱念的叫裕丰法师,据说他的娘家在昌平马池口,他是北京地区各个寺院唱诵最好的法师。第二个师傅,是海淀区万寿寺旁边延净寺的当家师(法号不详),张家晚辈从小都叫他师爷(过经师)。第三个是京城佛乐法鼓演奏最好的,人称花鼓智师爷。01第八代传人.jpg

经过了十几年的学习磨练20多岁上(大约1925年前后),张广泉自立门派,在蓝靛厂火器营收了三个旗人弟子。大徒弟唐荣朴、二徒弟温永福、三徒弟小名叫七六儿。从此后,提起佛事吹打,就有了蓝淀厂此地和尚的说法。

从那以后数十载,张广泉广收弟子,培养出一大批演奏高手,张广泉的演奏风格成为北京地区“怯音乐”的代表。

1911年~1964年,他基本是为北京地区的佛教寺院,渡亡佛事服务为生(俗称吃三宝饭)。服务寺院有:蓝靛厂西鼎庙、延静寺、大钟寺、大有庄的将军庙、安河桥庙、大觉寺、石景山区法海寺、南城天仙庙、西城拈花寺、朝阳北鼎庙等。

作为演奏员,张广泉的弟子们个个技艺高超,成为当今各个文艺团体的骨干力量,他们在用从“怯音乐”那里汲取来的营养,为新时代的文艺鼓吹。

而对于“怯音乐”本身,他们总是有心应命,却无力回天。他们所能做的,只是在张广泉诞辰那天,众弟子聚在一起,通宵演奏,以纪念这位令人敬仰尊重的忠厚长者,这位“怯音乐”的代表人物。那天的演奏,不过只是“怯音乐”微弱的余韵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