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 海淀区非遗资源库 » 金属锻錾 »

历史渊源

【金属锻錾】历史渊源


    “金錾”工艺是以金、银、铜等金属为材料,以敲打錾刻的技法完成的一门十分复杂的雕刻技艺。这门技艺在历史文化、民俗艺术等方面都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和收藏价值。

    金錾工艺的历史悠久,以此种工艺打造的器皿和艺术品如:1970年西安南郊何家村发现的唐代窖藏金银器,其中有碗、杯、盘、壶、盒、熏炉、熏球等,皿形精美,纹样生动,人物、动物、花草等纹样互相结合,富丽精致,非常华贵;还有北宋时制作的金棺、镂空银盒;辽代的鎏金银壶、龙珠纹鎏金金银冠等等,工艺精致。

   在清乾隆时期该项工艺水平达到顶峰,创造出的作品器型厚重端庄,纹样精致典雅。

   金錾工艺、錾胎珐琅和我国另一种传统工艺“花丝镶嵌”既可单独成皿,也可在同一作品中出现。

   由于金、银材料非常昂贵,工艺讲究,所以金錾工艺制作技术被皇家所御用。清代宫廷内务府造办处专门设有“金工作坊”,为皇宫制作各种皇家生活、装饰等用品。

    清晚期,全国金錾技艺最高水平当属老北京前门一带。在那里,錾刻作坊星罗棋布。由于在天子脚下,它的地理位置促使它的地位比其他的地方优越很多。一些人就在前门一带开起了“金银作坊”,“中三义”金银作坊就坐落在前门西河沿街“中三义”是一位姓门的老板开的,手下师傅技术高超,买卖在当时很是红火,所以很多想学手艺的人都想到这里学徒。对于做金、银这个行业的人,各方面要求都很严格,因为这里做活的原料都是金、银,非常珍贵,所以人不仅要稳重、有悟性、聪明好学、勤快,最主要的是手要干净,不能有偷摸的恶习,而且还要有保人担保。

    金錾工艺从第一代传人杨向臣到张芝彦,靳富,靳增明,现在相传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。杨向臣(1887-1949):顺义人,从小聪明好学、勤快,而且人品好。来到“中三义”学徒后,由于聪明、诚实、肯吃苦,三年学徒后就当了师傅。他的技艺很高超,而且对徒弟要求非常严格,所以,他的徒弟们技艺也很精湛。

     张芝彦(1907-1972):也是顺义人,在杨向臣手下学徒。小伙子脑子很灵,口才好,很受师傅的赏识和师兄弟的喜爱。他很快在所有的徒弟当中脱颖而出,三年学徒出师后就留在了作坊里,受到老板重用。作坊是前店后场,老板就把他安排在店里站柜台与客商洽谈生意。

由于“中三义”作坊里的活干得精细,再有张芝彦在柜上经营得好,所以客商们都愿意到这里来订货。当时石家庄、邯郸的金店也在北京订货。石家庄宝成金店的老板姓成,常来“中三义”订货,很有财力。他同时经营着“新宝成”和“老宝成”两个店,并且想在此开店。所以,张芝彦就被这个金店老板看重,由金店老板出资张芝彦当掌柜,买下排子胡同2号的房子,作为作坊进行加工、生产、再销售的场所,并取名“成记银器局”,主要制作生活器皿和首饰等。因为张芝彦手艺精湛,再加上他的聪明,“成记银器局”的生意非常红火。后来张芝彦又收了很多徒弟,其中有杨志福、刘奎、张志斌、刘守忠、张青、靳富等。他们中有的人后来在花丝镶嵌厂、铜件厂等处担任重要职务。

     靳富(1927-):1940年,年仅13岁的他拜张芝彦为师,学徒三年。虽然做徒弟时必须早起晚睡,吃饭时负责盛饭,睡觉时负责铺床,开始时没有人教,就靠自己留心偷着学、打下手、做杂活、熬胶、上胶,不小心就会被胶锅烫伤。但靳富从来不怕吃苦,空余时间学画图样,所以他的技艺提高得很快,师傅也很是佩服。由于靳富生性忠厚实在,人缘也好,三年出师后一直在此作坊做活。后来由于社会动荡、行业不景气,便回家务农。但他一直没把这门技艺丢掉。1949年后,在烧瓷厂(德外金属工艺品厂的前身)参与了人民大会堂毛主席会客厅银质围屏的制作。1957年,花丝镶嵌厂在崇文花市成立。当时,靳富去看望师傅,得知师兄刘守忠在花丝镶嵌厂工作,便到了花丝镶嵌厂找到了师兄。当时正在为苏联作铜瓶子套,瓶套要錾龙、凤和八宝图样,并要求透空,于是靳富就拿回家干。那时农村没有电灯,都是晚上点煤油灯干。靳富做工是按金银活的干法做的,所以很精细,交活时检查员很满意。于是又继续拿了一些。1959年,经师兄介绍到安定门街道美术厂当师傅、带徒弟。在鼓楼工作时,给故宫博物院制作铜材质绵页,一米多长龙身打龙鳞要一气打完,所以要求技术水平很高。后来又参与了辽宁省委铜花灯的制作。当时政府规定工人下放,所以靳富回到了农村。1960年,已搬到了通州的花丝镶嵌厂向当地生产大队急发了三封介绍信,要求调靳富到花丝镶嵌厂工作,但都被大队扣压了。1976年“四人帮”倒台,国家形势有了转变。改革开放后允许有才能、有技能的人发挥自己的特长,靳富这时感到自己可以全身心地搞自己的金錾工艺了。后来,他办了个工作执照,先后为珐琅厂、铜件厂制作作品,为北京金属工艺厂制作样品,使他的技艺得到了充分发挥,被同行们称赞。

    靳增明(1964-):生于北京,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会员、北京收藏家协会会员,是靳富的儿子,在父亲的熏陶下从小就对金錾这门艺术感兴趣。在上中学时,每当放学完成作业后,他就在父亲身边学着干一些简单的活。父亲看他很有悟性,慢慢的就向他传授錾刻技艺,讲述每道工艺的过程,并叮嘱做这种工艺不能偷工,尤其在采活时要耐住性子,不能急躁,要像老艺人那样练就“一天一寸”之功。当时,靳增明看到父亲在瓶、杯、罐、烟壶等这些器物上錾刻的精美图案,就下决心要继承父业,把这门技艺学到手并传承下去。因为知道这项工作的艰辛,觉得干这一行比较枯燥,而且耗时费力,还要能耐得住寂寞,所以家里人很反对,认为了解一些基础的金錾技艺就可以了。高中毕业后,他干了一段时间不得不在家里人的极力反对下参加了工作,但靳增明还是利用业余的时间刻苦钻研技术,协助父亲为客户制作金錾作品,并不断地与同行业的人士进行交流学习。成家后,在妻子的支持下毅然辞去了稳定的工作,开始踏上了这趟艺术苦旅。

    1992年,他筹资办了一个工艺品加工部。当时有二十几名工人,其中请了几位以父亲为首的老师傅。在这期间制作了反映帝王驾出时扈从的仪仗队的大型铜浮雕“大驾卤簿图”,被运往台北。经过几年的风风雨雨,随着人们对物质、金钱的追求,老师傅年事已高,年轻人不愿意干这枯燥的工作都已离去,但靳增明并没有灰心,回家与妻子一起从头做起。此时,在上学时萌发的用铜板錾刻宋代“清明上河图”的想法,经过大量的资料考证和精心策划,终于在这时实施了。宋代画家张择端的“清明上河图”里面的人物有几百人,牲畜五十余只,舟船车轿各二十余个,房屋树木河流等应有尽有,如果在铜板上按原图尺寸表现出来有很大的难度。整个作品从开始在铜板上勾到完成历时五年。在这五年里,他倾注了大量的心血,有着太多的辛酸与苦楚,仅勾活这一道工序的工具就用了不计其数。为把这幅画完美的表现出来,大到一棵树、一只船、一条河、一座房,小到各种人物,由粗犷到细腻,都在铜板上表现得淋漓尽致,有条不紊,繁而有秩。比如在起图案过程中,因是以浮雕的形式表现出来的,所以在这一道工序中要反复多次上胶、起、勾、正反多次的重复。有时錾反面时是凭着感觉去完成的。“采”这道工序更是费工耗时,过去老人所说的“一天一寸之功”就在这里表现出来,直到自己满意为止。正当人们追求物质生活、忙于挣钱的时候,靳增明与妻子一起历经五年时间,制作出了一幅与原图一样尺寸的作品,名为“金錾清明上河图”。这件作品完成之后,包括中央一套的百姓故事栏目、北京晚报的《五年凿出清明上河图》、信报的《3厘米小人看出表情》、晨报的《为“画”一幅画花去十年功,铜板雕出“清明上河图”》都他及作品作了详细的报道。兰州书法家协会邵军题词 “华夏瑰宝”、美术家协会张国兴题词“有志者”、“峰高无坦途”。通过多年的积累和实践,他掌握了父辈们的精湛技艺,还与他人合作制作了四十余幅作品,于1998年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展厅展出,受到了好评。

     几十年的风风雨雨,炼就了靳增明继承和发扬这门传统技艺的坚强意志。他深信,只要坚持,中国几千年的文明传统文化艺术就会代代传下去。现在,靳增明与妻子一起,已规划并开始制作全立体九龙壁。一个新的课题又摆在了他们的面前……


©版权所有 2005-2025海淀区文化馆
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28-1号 海淀文化艺术大厦4层、5层

电话:010-56082190

传真:010-56082201/02/03

建议使用1366X768分辨率IE10.0以上版本浏览器

技术支持:北京神州万有科学技术中心

京ICP备14057990号-1